蓝冠代理-蓝冠总代平台

招商主管Q374919
蓝冠总代平台

蓝冠代理比特币矿工生产内部的权力斗争

蓝冠客户端

蓝冠资本,我的蓝冠

比特币(Bitmain)联合创始人之间的持续斗争,如今基本上将这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商分成了两个不同的业务和供应链,以生产其旗舰设备蚁矿(AntMiner)。
 
今年7月16日,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吴继汉在中国深圳注册了一家新实体。去年,吴继汉将其竞争对手詹克团赶下了台。新成立的公司名为贵基洋行(Guiji Yanghang),是最近成立的另一家名为北京贵源大路(Beijing Guiyuan Dalu)的公司的子公司。
 
去年10月,在两人长期的权力斗争之后,吴将詹从北京比特曼带走。但詹其雄在今年早些时候赢得当局的青睐后,于今年6月复出,再次控制了这家实体。
 
一位了解吴的计划、但未获授权发言的人士说,新的深圳实体将建立一个单独的供应链和生产流程,以生产蚂蚁矿的产品。这是对詹其雄的一个反击,他在上个月重新掌权后,还接管了北京比特曼长期在深圳的工厂。
 
2018年,比特曼筹集了7亿多美元,曾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密码初创公司,估值高达145亿美元。但自去年以来,随着该公司控制权的内部权力争斗,其在加密采矿行业的主导地位已受到竞争对手的严重侵蚀。
 
吴的这一举动是权力斗争的最新进展,可能会给购买该公司设备的全球客户带来更大的困惑。例如,目前可能还不清楚蚂蚁矿的品牌、货运物流和售后服务将归哪一方所有。
 
在上周五的一封内部信中,吴再次向Bitmain的全体员工解释,他不得不在去年重新执掌Bitmain,以避免据称是詹其雄造成的几亿美元的现金流短缺。
 
吴在信中补充说,他已经启动了替代供应链计划,以替代影响公司产品出货的深圳现有工厂的角色。
 
吴负责维护的安特迈诺品牌微信官方账户周一发布了一份通知,向客户道歉,称“公司管理层最近受到外部干扰”,原定6月底发货将再次推迟。
 
此外,詹其雄重新聘用了去年吴政变后离职的Bitmain销售主管比尔•朱(Bill Zhu),双方现在还保留着自己的销售人员。
 
该人士表示:“争端的下一阶段可能会集中在(AntMiner的)芯片所有权上。”
 
复出
 
詹其雄是Bitmain最大的股东,去年10月被赶出公司后,在赢得中国当局的青睐后,于6月3日重返公司。5月初,当局授予他对北京比特币技术有限公司(Beijing Bitmain Technology)的控制权,这是比特币长期的运营实体。
 
作为反击,吴在5月26日注册了北京贵源大路,我的蓝冠,蓝冠客户端并试图将他这边的员工合同转移到新实体。
 
回国后,詹其雄还接管了北京比特曼的深圳工厂世纪云芯(Century Cloud Core),他的姐夫仍是这家工厂的负责人。他还扣留了客户的矿工发货,这些客户将预购订单支付给吴控制的银行账户。
 
另一位了解比特曼内部情况的人士说,深圳工厂的问题给吴造成了来自发货到期客户的压力。因此,创建一条单独的新供应链和生产线是试图解决供应链情况的方法。
但目前还不清楚何时能开始生产,因为吴需要说服掌握集成电路工艺的技术人员到他这边来。该人士补充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直在与詹其雄密切合作。
 
AntMiner商标
 
公共记录显示,AntMiner的有效商标至少已经在中国大陆和香港注册,这两个地方都是由Bitmain的新加坡实体Bitmaintech Pte申请和拥有的。
 
有趣的是,6月5日,也就是詹其雄回国两天后,同一家新加坡实体又提交了一份名为“Bitmain Antrack”的新商标申请。但与该商标有关的产品细节目前尚不清楚。
 
Bitmaintech Pte与在香港注册的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并立。这两家公司都是BitMain Technologies Holding的直接子公司,BitMain Technologies Holding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最终母公司,控制着BitMain的所有实体。
 
詹其雄拥有控股集团36%的股份,吴拥有20%的股份。这家香港实体还拥有北京比特曼和北京贵源大路。目前,詹的一方控制着北京比特曼及其深圳工厂世纪云芯,而吴则控制着桂源大鲁的新供应链子公司。
 
但截至7月2日,Bitmain技术有限公司向香港政府提交的一份企业申报文件显示,吴仍是这家香港实体董事会的唯一执行董事。
 
双方在开曼群岛的官司仍在继续。这一法律裁决可能标志着双方内部争斗的结束,因为它将决定詹其雄是否仍在Bitmain母公司控股集团的所有问题上拥有主导投票权。

蓝冠总代

蓝冠|蓝冠代理-蓝冠总代平台,谢谢支持!

蓝冠总代平台